首页 >> 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通讯 >> 2014年7月 -> 正文

[研究采撷]-体育是一种对自我的探索

  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1956年9月29日出生在伦敦的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是世界田径史上同时保持三项中跑世界纪录的第一人,他曾经夺得四面奥运会奖牌,打破八项室外及三项室内中距离赛跑世界纪录。

  作为一个高级管理人员,曾经出任英国保守党议员的塞巴斯蒂安·科现在是英国奥委会主席和国际田联副主席,以及全球性体育营销公司CSM的执行主席,而他管理生涯中截至目前的最辉煌成就,是伦敦奥运会组委会主席:2005年7月6日,他在投票前的最后陈述中打动了所有人,帮助伦敦赢得2012年奥运会的主办权,并顺利当选组委会主席,伦敦在2012年的表现堪称惊艳。

  干练的塞巴斯蒂安·科精力惊人。之前一天晚上,他刚刚出席了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的比赛,工作至深夜。然后一大早,他又召集公司同事开会,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采访,再之后他搭乘中午的航班离开上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他脸上没有丝毫倦意,握手的时候热情而有力。

  “当下的流行文化,比如一些电视节目中,可能五分钟就可以塑造一个商业传奇,这会误导年轻人,让他们误以为成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其实,事情的本来面目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要成功,必须忍受经年累月枯燥、残酷的训练,需要你的耐心、需要你的付出。”作为一个毕生从事体育工作的人,塞巴斯蒂安·科认为,“在这一点上,体育提供了一个对年轻人进行教育的很好的机会。”

  今天如何能比昨天有更多的进步

  第一财经日报:有人说,跑步是身体与大地的交流。作为目前为止人们所见过的最完美的中距离跑选手之一,你在跑步的时候通常都会想些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跑步的时候,我想的东西比较多,各种各样,几乎什么都想。有时候我会想:今天我有什么必须完成的任务?也有时候,我会想:三十年后我在干什么呢?经常会有这种情况,边跑步边想事情,没多久我就已经把事情想通了,或者干脆就已经解决掉了。当然,也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想通了一个问题,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个问题,那我就又有事情可想了。

  日报:所有的体育比赛,都是人与时间的竞技。你曾经获得过四枚奥运奖牌(两金两银),八次打破世界纪录,当你不停赢得与时间的较量的时候,你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的时候,我唯一的目标,就是今天如何能表现得比昨天更好、今天如何能比昨天有更多的进步。就我个人而言,并不是完全冲着这些奖牌或者世界纪录而去的,我的关注点是:我究竟有没有比上一次表现更好,我到底有没有取得什么进步。某种意义上,这就像奥运会的精神所昭示的那样:更高、更快、更强。

  日报:在取得最终的成功之前,你有过一些失败的经历。你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800米比赛中以0.45秒之差输给奥维特的时候,你是怎么战胜自己的?

  塞巴斯蒂安·科:我在训练中付出的汗水、泪水,其实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付出。其他运动员也在付出着同样的东西,这些运动员的表现会激励着我前进。我始终相信,我某一次的表现,并不能决定我这一生的成败。

  日报: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之前,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要求英国运动员抵制莫斯科奥运会,但是你没有听从撒切尔夫人的奉劝,参加了莫斯科奥运会并且获得了男子1500米金牌。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政治和体育应该是分开的,但其实密不可分。作为一个体育官员,我很清楚,每当要决定奥运会在哪里举办,或者决定世界杯在哪里举办,诸如此类,都摆脱不了与政治的干系。但其实,体育又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把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享受运动的快乐。从莫斯科到后来的亚特兰大再到后来的汉城奥运会,“我们手拉手”,其实就是这个理念。回到莫斯科奥运会当时两个阵营对立的话题,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会发现,很多重大的历史进程都与体育有关,体育对于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化解不同政治立场之间的壁垒等方面,都可以创造出很多条件和机会。

  成功需要忍受经年累月的辛苦付出

  日报:从非常优秀的运动员,到非常出色的2012年伦敦奥组委主席,这中间最大的转变是什么?你觉得转变的过程中最艰难的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在出任2012年伦敦奥组委主席之前,我已经做了英国保守党的议员。作为职业运动员的时候,我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决定一切,不管是你的成绩还是你周围的环境,都是一个人的事情。但出任伦敦奥组委主席的时候,我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创造一种哲学,让人们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举办奥运会,奥运会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更是如此。当时我们把很多场馆都放到东区,比起西区的情况来,伦敦东区不管在教育程度上、商业化程度上、基建设施还是任何其他方面,肯定是不尽如人意的,但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因为我们要把奥林匹克的理念带给他们,让他们实实在在看到奥运会的好处。我们要整理街区,要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奥运会是有明确的时间节点的,我必须在某个时间之前完成某项任务,这可以有效地督促我们。这对我、对年轻一代、对当地居民、对整个伦敦,都有很多看得见的好处。而且,我们通过此举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

  日报:回想一下伦敦得到奥运会主办权的情景,当时巴黎的呼声更高,但你最后的陈述扭转了局面。当主办权花落伦敦那一刻,你想到的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第一反应,是非常非常激动。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国际奥委会既然选择了伦敦,就是对伦敦拥有很高的期望,我们如何才能达成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期待呢?我必须立刻着手组建一个团队来实现我们的目标。

  日报:伦敦的精彩已经载入史册,那么伦敦在场馆的后续利用方面,目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塞巴斯蒂安·科:伦敦奥运会有八个永久性场馆,包括奥运村、主会场,以及之前就一直在使用中的温布尔顿网球场和温布利足球场。奥运会结束之后,这些场馆都在使用中,有些用作社区教育,有些作为商业中心在运营,主会场现在是英超比赛的场地,奥运村现在是可以居住的,对社区发展和体育发展都是有用的。伦敦当年还同时修建了很多暂时性的场馆,比例大约占到了75%,如此一来,伦敦就不像其他奥运会举办城市那样,有那么多后续场馆利用的问题。而且,我们对于奥运遗产一直非常重视,所有场馆在设计之初就已经考虑过它之后的用途。

  日报:作为一个毕生都在与体育打交道的人,你认为体育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许用一本书的篇幅,都未必能够说得清楚。但我认为,不管你以什么方式参与到体育中来,不管你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体育更多的是一种对自我的探索、对自我的了解,与你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另外一种接触,尤其对于年轻一代而言,体育会教他们如何专注到某个地方去,如何自我激励、如何在一个团队中发挥作用。体育可以教会年轻人,帮助他们认识到,一个东西的成功,是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的,当下的流行文化,比如一些电视节目中,可能五分钟就可以塑造一个商业传奇,这会误导年轻人,让他们误以为成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其实,事情的本来面目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要成为一个成功的运动员,必须忍受经年累月枯燥、残酷的训练,需要你的耐心、需要你的付出,在这一点上,体育提供了一个对年轻人进行教育的很好的机会。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4-05-26

来源:
责任编辑: 王雨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