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通讯 >> 2015年9月 -> 正文

[研究采撷]-隐藏的财富:奥运遗产管理计划侧记

国际奥委会的遗产管理项目保护着奥林匹克的丰富遗产,并将它们带入新的世纪。约翰·默里(John Murray)在《奥利匹克季刊(Olympic Review)》中独家披露了这一规模宏大的修复与数字化项目的细节,以及它对于奥林匹克运动的重要意义。

世纪之初,当国际奥委会展望未来的同时,关于其的过去的重要部分正面临着消失的危险。2001年雅克·罗格(Jacques Rogge)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之后,国际奥委会的管理层开始认识到,必须保护重要的音像和图片资料。

国际奥委会的这项遗产由不计其数的影片、视频和录音,以及数十万张的图片组成,它可以回溯到1896年在雅典举行的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对奥林匹克百年历史的珍贵记录。从中,你可以看到奥运在每一个地方留下的财富,无论是运动员赢得金牌时激动人心的照片,还是记录奥运会开幕式的标志影片,或者主席在奥林匹克大会上的讲话。

国际奥委会决定修复历史档案,并将它们带入21世纪,与子孙后代分享这份遗产,并由此诞生了国际奥委会历史资产管理(Patrimonial Assets Management)计划。该计划被称为PAM,于2007年由现在的国际奥委会荣誉主席罗格启动。

“我决定启动历史资产计划,保护(档案文件)并确保将来的人也能够分享它,”罗格说道:“这项历史资产记录了奥林匹克运动和奥运会,彰显了它广泛而持久的力量。除了铭记那些卓著的体育成绩外,无论男女老少,都能借此重新体验当时的那份强烈的情感。”

摆在PAM计划前面的任务是艰巨的。单单从数字来看,它就是一项令人望而却步的挑战:50万张照片,2000小时的影片,3.3万小时的视频和8500小时的录音都需要被一一修复。国际奥委会招募了一个由多达40位专业人员和学者组成的团队来实施这项计划。

“圆满完成这样一项计划需要极大的投入,只有当你对奥运会或者奥林匹克主义代表的价值观怀抱极大热情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国际奥委会PAM计划主管菲利普·劳伦斯(Philippe Laurens)解释说:“整整第一年完全被用于准备工作。”

PAM数据库管理员尼古拉斯·克罗夫茨(Nicholas Crofts)补充说:“我们拥有数百万的庞大收藏,要对其中每一件物品都进行分类并不容易。它就好像一个跳蚤市场——你可能轻易地就耗费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在那里寻找某件有趣的东西,你确信它就在其中,但是却很难把它找出来。”

修复开始进行之后,任务变得更加艰巨,因为每一件物品都需要极度小心的处理。图片类的档案文件有着各种形式,从幻灯片、底片或明信片,到来相册中照片。每天,修复团队可以处理40至125张的图片,每张都要经过扫描、数字化清理,然后进行色彩校正。图像质量差异很大,对于严重受损的那些图片需要聘请专业服务商进行处理。

视频和影片也是一样。国际奥委会希望实现全部收藏的数字化。团队每天平均修复15至20条记录,需要修复的影片时长从10分钟到两天不等。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影片收藏被认定为具有极高的价值,它们在美国完成了数字化以实现长期保护。其余的收藏经过清理、修复,保存在瑞士的影片档案中。

修复完成并不意味着工作结束。每一项历史资产都要被记录在册。 “我在PAM计划的工作是分类登记,将所有选中的照片和音像档案编入索引,”高级项目经理萨宾·诺伊曼(Sabine Neumann)介绍说:“我们的存档团队有30人。”

同时,国际奥委会的IT项目经理和IT合作伙伴还需要创建一个一体化的数字资产管理解决方案,包括管理照片和音像文件的数据库,以及管理人工制品和历史文件的数据库。

借助包含奥林匹克术语的知识库,档案文献人员会为每张图片和每条视频提供描述记录。为更便于访问,视频可能需要进行分割,同时标注出关键词,以描述赛事、主要人物及其行为。每份文件经过法律认定确定版权归属之后,将被上传至奥林匹克多媒体图书馆(TOML)的外网,国际奥委会合作伙伴、授权商和奥林匹克运动的成员都可以访问这一网页图库。

现在,人们可以在线访问奥林匹克的百年历史,一些伟大的瞬间在深藏数十年后回到世人的眼中,其中一些图片和录音自存档以来尚未被浏览或收听过。

对于一项如此巨大的任务,路上不可避免的会遇到种种问题。最引起关注的是2012年国际奥委会洛桑总部水管爆裂,导致存放了许多档案文件的地下室积水。幸运的是,备份的数字文档存放安全并且没有受损。

2014年末,PAM计划在实施七年之后终于完成了,总计投入了10万个小时工作和3100万美元的成本。这是一项非凡的成就,正如国际奥委会荣誉主席罗格所说,它既保存了过去,又可以被用于未来。

“奥林匹克遗产体现了奥运会的永久性特征,有助于维护奥林匹克品牌的声誉。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如果我们希望在全世界推广奥林匹克主义,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推广,拥有这份遗产的数字化版本至关重要。”

此外,对于在奥运会上比拼的运动员而言,那些记忆现在能够长久的留存下去。“我们保存了奥运会的所有重要历史瞬间,”罗格补充说:“就像每一个能够幸运地参加奥运会比赛的运动员一样,我也能够借此重温那些非常个人化的瞬间,就像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的开幕式,当时我正跟随比利时队走入会场。”

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国际奥委会现在认识到,档案文件需要不断地更新,特别是在当下,任何图像都能够通过社交媒体和数字技术一键分享。在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看来,这意味着国际奥委会必须站在未来技术的前沿。“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正身处一个飞速变化的世界,”他说道:“如果我们想要保护的不仅仅是历史档案,而且是奥林匹克王国和体育将来在社会中的地位,那么我们必须具有前瞻性。看看周围的世界,图像日益成为今天的主流语言。如果我们真的想与青年一代的观众、未来一代的运动员联系起来,那么我们必须利用这些图像为全世界的支持者服务,确保他们受到这些图像的鼓舞。”

对于洛桑,国际奥委会的档案修复仅仅是这一过程的开始。“将图像资料不断地补充到奥林匹克遗产之中,特别是在奥运会期间,是一个需要持续进行的项目,尤其是夏季奥运会,可能会大幅增加2500小时的视频和4万张照片,”他解释说:“这是一项新的挑战,必须在资料新鲜出炉时——在赛事期间或结束后尽可能快的进行处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在应对奥林匹克遗产保存的长期限制的同时,需要不断提高获取资料的速度,保持资产的质量,以及事实和信息的可靠性。”

PAM计划或许结束了,但国际奥委会致力于遗产保护的承诺仍然在不断的践行之中。

责任编辑: 伊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