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人”的救国路丨抗日救国,不止有“八佰”,还有他(她)们……

2020-09-03 08:45 中国体育博物馆

  一支中国孤军,在日军围困中以寡敌众、死守不退,日军接连的疯狂进攻,都被勇士们以血肉之躯英勇击退……近期热映的抗战电影《八佰》,还原了淞沪抗战中400名官兵固守四行仓库,顽强阻击日军的历史片段,也将我们带回了那个血雨纷飞的年代。

  民族危亡之际,各行各业的中华儿女纷纷投身于战争的洪流之中,“体育人”也不例外。“德智皆寄于体。无体是无德智也。”毛泽东同志早年在《体育之研究》中就曾强调体育对于个人发展、社会进步的重要作用。体育运动的价值和体育精神的力量,在条件艰苦的抗日斗争中得以充分彰显。

抗日根据地也是竞技赛场

  1942年9月1日至7日,在延安举行了“九一”扩大运动会。在当时日军疯狂侵略的形势下,军民们同仇敌忾,带着抵抗侵略者的决心,纷纷投入这次运动会。此次运动会会长由朱德担任,贺龙等担任副会长,共有1388人参加,创红色根据地参加运动会人数规模之最。闭幕后,运动员们带着满腔热血奔赴抗日战场。

战斗武器也是体育器械

  在党的领导下,延安革命根据地设计制造出一批适合战斗体育竞技的器械。“无名氏马步枪”就是一种同时适合在战斗和体育项目中使用的步枪。当时边区的体育运动项目中,有一项名为“刺杀”的竞技项目,参与双方身着防护服和防护面具,端着这种步枪,通过类似击剑的比赛规则一决高下。

奥运选手也是民族英雄

  抗击日本侵略期间,中国以独立的民族姿态参加了第11届柏林奥林匹克运动会,展现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这些运动员回国后便以军人的身份保家卫国、英勇抗敌,有的甚至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第11届奥运会拳击选手王润兰,在一次阻击战中,为了掩护主力部队向新战场转移,王润兰与战友身绑炸药与敌人坦克同归于尽,是中国抗战史上第一个牺牲的奥运英雄。

  第11届奥运会撑竿跳高运动员符保卢,在国内训练器材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依然凭借实力夺得奥运会复赛资格。1938年武汉保卫战的一次对日空战中,转弯时失速坠地,以身殉职献出了年仅24岁的生命。

  第11届奥运会拳击选手靳贵第和靳桂,在1937年的安阳保卫战和1938年的台儿庄战役中壮烈殉国。

  抗日战争胜利后,路金栋、王振卿、肖淑清、马秉勤、谷琛、耿国辉、马良、江文等一批抗战老英雄加入到体育系统工作,成为新中国体育事业的第一批奠基人。他(她)们的英雄事迹和无畏精神,成为照亮中国“体育人”前进路上的灯盏。

  淞沪“八佰”孤军的悲壮,是弱小中国的悲凉;昔日的“东亚病夫”,如今已雄踞世界东方。

  抗战历史不能忘记,“体育人”精神要世代流传,并在实现中华民族体育复兴和体育强国梦的进程中不断添加新的内涵。

  缅怀英模,砥砺前行。这是历史赋予今天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