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名人访谈录|杨扬:失败是不可或缺的财富

2016-07-15 09:18 新华网

  编者按:赛场之上突破自我,赛场之下不断思考。当辉煌已成过往,对于体育和人生,他们有着不同的感悟。新华体育即日起与中国奥委会、中国体育博物馆(中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合作,推出30位奥运名将的访谈录,与您一起分享运动员们在赛场之外的人生感悟。

  第十期的嘉宾为中国的冬奥会首金得主杨扬。

  新华社北京7月14日新媒体专电

  杨扬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获得女子短道速滑500米、1000米两枚金牌,帮助中国代表团在冬奥会赛场上实现金牌零突破。

  上个月当选为国际滑冰联合会速滑第一理事的杨扬退役之后的人生看起来顺风顺水。然而,她却说:“成功大家就不用解释了,失败同样是财富。”


6月10日,杨扬以102票当选为国际滑联的首位女性速滑理事。 图片来源:国际滑冰联合会官网截图

  杨扬骄傲地表示,她在上海和哈尔滨的滑冰学校都开展的不错。这与她此前运动员时期的经历与经验的积累密不可分,尤其是盐湖城冬奥会。事实上,盐湖城冬奥会上第一枚金牌的突破正是来源于第一个项目1500米失利的经验。

  2002年出征盐湖城冬奥会,杨扬面临的压力比以往更大。“在1998年我们中国队曾五次与金牌擦肩而过,因为只拿了5块银牌和1块铜牌。而且对于冬季项目来说,从1980年新中国第一次回归奥林匹克大家庭到2002年,历经22年,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对于我们很多冰雪人来说都期盼能实现金牌的突破。”

  杨扬在盐城湖奥运会上的第一项是1500米,对于突破首金,杨扬一开始就势在必得。“2002年冬奥会可以说是我运动生涯当中离奥运金牌最近的时候了。因为在这之前的4年中,我几乎没有输过,可以用所向披靡去形容。而且赛前训练付出了最大的努力,赛前状态也非常好,因此对第一块金牌极其渴望,恨不得马上踹到兜里。”

  可这样的“求金过急”却犯了运动员的大忌。

  “带着这样的心态,我开始变得很焦躁,尤其是在预赛和半决赛遇到一点困难之后,就把这个困难放大,忘记了自己要去拼搏这样一个心态。半决赛上,因为自己的战术过于大意,还有十圈就在前面领划,体力没有分配好,导致后程被韩国选手超越。”


图为杨扬(左)在1500米的比赛中试图超越对手失败。

  最终,重压下的杨扬在1500米的项目只拿到了第四名,她说:“决赛的时候,呼吸和自己的节奏已经完全都是乱的了。当时我们整个处在那种压力下,压力已经比梦想还大了,所以说很难不走形。”

  1500米失利之后,还有500米等待着杨扬。中国队冲击首金受挫,整个队伍都在努力想办法。

  很多运动员都会有自己忌讳的事情,比如比赛前不剪指甲、不剪头发等。但是在全队伍齐心分析杨扬失利之后的那天晚上,杨扬将自己原来最忌讳的事情全都做了。“之所以做这些忌讳的事情,我是在告诉自己,你没有运气可言,甚至你可能是坏运气。我在1500米的最后3圈时,脑海里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前面能不能发生意外,那时候,完全不自信的我没有去寻找自我突破,而是在寻找‘机遇’。而现在,我必须把这个念头打断,在接下来的500米中跟自己去拼,一刀一刀去拼,才有机会。”

  500米的比赛中,她的确是在一刀一刀拼。

  “越往后面竞争对手越强,心里也越紧张,因为想赢怕输的念头还有,”杨扬说,她把自己赛前写的9条关于技术和心理层面的激励自己的话拿出来默念,强迫自己进入状态。


图为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杨扬在比赛中。


图为杨扬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项目中夺得首金。

  “整个500米,就是在强迫自己的状态下划完的,虽然500米也并没有达到忘我的状态,但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和自我强迫的精力,500米最终是拿下来了。”杨扬说,“虽然通常我的比赛是很感性的,但是500米确实是至今为止我觉得最理性的一次比赛”。


图为2002年2月16日,杨扬在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颁奖仪式上庆祝。

  有了1500米项目中积累的失败经验与500米中夺冠的成功经验,后面的1000米项目,杨扬已经完全恢复状态,划得很潇洒,拿下了第二枚金牌。


图为2002年2月23日,杨扬在短道速滑女子1000米领奖台上庆祝。

  对于自己运动员退役后转型发展的成功经验,杨扬说这也得益于她运动员时期的经历:“我的危机感特别强,就像我当运动员一样。虽然是连续六年的世界冠军,但是总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被对手拉下来,觉得自己每天站在悬崖边上,虽然很高,但是很危险。”有了这样的危机感,杨扬始终在规划自己的方向,并不断地学习。

  她说:“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两种都非常重要。成功就不用解释了,失败同样是财富,要敢于面对失败。不要简简单单的看待结果而是要重视整个过程,只要全力以赴,一定是有收获的,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

  图片:新华社发;编辑:吴俊宽 实习生段宛辰

责任编辑: 姜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