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名人访谈录|叶乔波:天道酬勤伴随苦乐人生

2016-07-29 09:33 新华网

  编者按:赛场之上突破自我,赛场之下不断思考。当辉煌已成过往,对于体育和人生,他们有着不同的感悟。新华体育即日起与中国奥委会、中国体育博物馆(中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合作,推出30位奥运名将的访谈录,与您一起分享运动员们在赛场之外的人生感悟。

  第二十三期的嘉宾为中国冬奥会首枚奖牌得主叶乔波。

  新华社北京7月28日新媒体专电 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举行的第16届冬奥会上,中国选手叶乔波先后获得女子速度滑冰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实现了中国冬奥运会奖牌零的突破。两年之后的挪威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叶乔波再次在1000米项目中收获铜牌。


↑叶乔波(左)在16届冬奥会的领奖台上,她获得这届冬奥会500米、1000米两枚银牌。 新华社记者李根兴摄

  尽管遗憾地未能在冬奥会上取得金牌,但是作为中国冰雪健儿中的佼佼者,叶乔波始终相信天道酬勤,伴随苦乐人生。

  “速滑比赛的500米相当于田径的100米,它是速滑中最短的竞赛项目。500米比赛中,我跟俄罗斯的选手在出发时是比较靠前,当时我对她并不了解,因为她在奥运年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她的成绩跌落得很大,所以我无法判断她的水平。在换道区,从一开始出来我就跟她拉平了。按照国际滑联的规定,她应该给我让道。可是她没有这样做,所以第一脚我们两个人身体就撞了一下,都打个大趔趄,几乎就摔倒了。然后又重新起速,刚一起速的时候两个人冰刀咔嚓又撞在一块儿,又打个趔趄。500米比赛用时一共也就40秒,加上相撞两次,加上重新起速。所以对我的成绩影响非常的大,差不多将近1秒就丢失了。当时我跟金牌只差0.18秒,与金牌擦肩而过,”回忆起自己在阿尔贝维尔500米摘银的过程,叶乔波依旧难掩遗憾。


↑叶乔波在冬奥会女子速滑500米比赛中,以40秒51的成绩夺得银牌,实现了中国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 新华社记者李根兴摄

  “我记得在赛前我准备了几个硬币在我运动服里面放着,我就做好准备能拿到很好的成绩,然后第一时间拨打长途电话告诉家里边。拿了亚军后,我就给我爸爸妈妈打电话,他们特别的激动,同时我也让他们给我的八一队打电话告知这一好消息。这是当时为中国代表团夺得的第一枚冬奥运会的奖牌。也是亚洲的第一块奖牌。”


↑每次赛事结束后,她的父母就会到速滑基地来看望她。图为叶乔波(中)与父母一起包饺子。(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马窦摄

  随后的1000米比赛中,叶乔波再次收获银牌,距离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始终还是一步之遥。

  由于国际奥委会决定从1994年起将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分开,间隔两年举行,1994年叶乔波再次迎来了参加冬奥会的机会。不过相比两年之前,伤病缠身的叶乔波已经没有争金的绝对实力。

  “为了实现夺金的夙愿,我就想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尽管当时我的膝关节伤得很厉害了。我的半月板完全碎了,大面积软骨也都脱落了,维持膝关节稳定的四根韧带中,两侧的侧腹韧带也撕裂了,最可怕的是前后的前十字交叉韧带是完全断的。所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坚持大负荷的训练,这个困难是可以想象的,”叶乔波说。


1994年2月23日,叶乔波在第十七届冬奥会上夺得女子1000米速滑铜牌。  新华社记者徐步摄

  这次备战的过程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叶乔波的膝盖已经伤痕累累,每天她都要通过针灸缓解伤处的疼痛,最多一天能扎100多针。距离冬奥会开赛还有五个月时,叶乔波在挪威接受了手术,取出膝盖里淤积的脓血,术后第三天她就开始下地走路、静蹲,为重返赛场进行准备。奥运赛前,赶到现场观赛的妹妹无意间看到叶乔波千疮百孔的膝盖,不禁心疼地痛哭失声。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叶乔波还是顽强地在1000米比赛中抢得一枚铜牌。

  “尽管自己这一生的愿望没有实现,但是我觉得这个奖牌真的是来之不易。尤其是在我退役以后受邀去各个学校演讲,感动了很多的年轻人。我想这也是我的另一份收获吧。”

  编辑:吴俊宽 实习生段宛辰

责任编辑: 姜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