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英日奥运备战模式展望中国运动员2020东京奥运会前景》

2018-10-23 11:21 体育文化导刊

  作者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文化发展中心 田野

  摘要

  运用对比研究、数据分析等方法,总结美英日三国奥运备战模式,预测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榜形势,提出科技奥运备战对策。主要结论:美英日三国备战奥运会分属于社团管理模式、政府社团管理模式和政府主导管理模式;中国、美国、英国、日本是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榜前三名的有力竞争者。提出突出重点,保障优势运动项目和队员;合理安排训练周期,确保运动员 2020 奥运会最佳竞技状态;充分发挥体育科技支撑作用;做好信息研究服务工作等备战对策。

  2016 年第 31 届奥运会奖牌榜格局已悄然发生变化:美国继续高居金牌榜、奖牌榜首位;英国以 1 枚金牌优势超过中国跃居金牌榜第二;中国在最近五届奥运会上 1 次金牌榜第一,2 次奖牌榜第二,2 次奖牌榜第三,一直稳居前三;昔日奥运强国俄罗斯由于备战模式变化和兴奋剂丑闻,跌出前三甲;日本以奖牌榜第六的成绩进入东道主奥运会备战周期。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将是2020 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榜前三名的有力竞争者。目前,距 2020 东京奥运会举办还有不到两年时间,各国运动员正在积极备战,中国奥运军团机遇与挑战并存,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的运动表现值得期待。本文在研究美国、英国、日本三国奥运备战模式基础上,分析三个国家的优势运动项目,预测 2020 东京奥运会奖牌榜走势,为中国奥运军团全面备战提供科学依据与对策。

  1 美英日三国奥运备战模式

  各国备战奥运会模式大致可分为三种:社团管理模式、政府社团管理模式、政府主导管理模式。

  社团管理模式是指政府不设立专门机构,而是由社会团体全面负责奥运备战、资源配备等相关工作。美国属于社团管理模式。

  政府社团管理模式是指政府体育行政部门宏观管理、体育社团具体实施奥运备战相关工作。英国属于政府社团管理模式。

  政府主导管理模式是由政府设置专门的体育行政机构,在奥运备战政策制定、实施和资源配备等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日本属于政府主导管理模式。

  1.1 美国奥运备战模式

  美国奥委会(USOC)、美国单项体育联合会(NSOs)和美国大学生体育联合会(NCAA)是负责奥运会备战的三大竞技体育组织,共同承担奥运会备战工作。

  美国奥委会是美国奥运备战和参赛的主导层。美国奥委会下设运动科学部、运动医学部、教育服务部等部门,在全国建有多个奥运选手训练基地,其中包括著名的科罗拉多高原训练基地、加利福尼亚奥运训练基地、圣迭戈综合训练中心等。各训练基地均配有先进实验仪器和高水平科研人员,为美国奥运选手提供顶尖的奥运科技保障。

  美国奥委会的主要经费来源为电视转播和商业赞助,同时包括捐款、特许使用费、网上商店销售特许服装等。美国奥委会的另一个经费来源为美国奥运基金会。美国各单项体育联合会为执行层 , 负责各自运动项目的赛事组织与奥运选手选拔。集体运动项目平时在大学和俱乐部训练,赛前集中进行技战术训练,以提高整体竞技水平。如美国排球代表队,运动员在奥运会前三个月集中,重点进行新技术、新战术等整体训练,以期在比赛中配合默契,取得好的成绩。个人项目则采用选拔赛,成绩最好的单项运动员代表美国参加奥运会。

  美国大学生体育联合会为奥运备战的操作层。大学是美国竞技体育人才培养基地,在美国奥运会后备人才、美国职业体育人才培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奥运选手绝大多数来自高校,如参加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美国运动员共 555 名,其中大学生运动员比例高达 77%,46 枚金牌运动员中,大学生运动员占 50% 以上。

  1.2 英国奥运备战模式

  英国文化传媒与体育部(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是英国政府竞技体育主管部门。早期,英国政府对奥运备战并不过多关注。20 世纪末,英国奥运会成绩一路下滑,在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英国更是以 1枚金牌、8枚银牌、6枚铜牌的糟糕表现列奖牌榜第 36 位,被视为国家耻辱。

  1997 年英国成立体育局(UK Sport),这是一个非政府部门的公共机构,专门负责精英运动员管理与培养。英国体育局是国家体育彩票法定发行机构,为英国运动员备战奥运会等重大国际赛事提供经费保障。2008 年,英国文化传媒与体育部出台“获取胜利——体育运动的新纪元”策略,提出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中取得突破。国外有学者称英国是较晚采用前东方阵营模式备战奥运会的国家(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被认为是较早采用前东方阵营模式备战奥运会的国家)。许多学者在分析英国运动员在 21 世纪奥运会上取得优异成绩时,往往忽略了政府社团管理模式这一关键因素。

  英国奥委会(BOA)具体实施奥运选手的选拔、训练与参赛工作,建立并实施“世界级运动成绩计划”(World-class Performance Programme)。英国奥林匹克基金会(BOF)也为提高英国高水平竞技运动员提供经费支持。

  英国体育学院(English Institute of Sport)是英国运动员备战奥运会科技支持与医疗保障的专门机构,为运动员提供最佳运动训练监控和运动伤病防治,确保英国奥运选手以最佳竞技状态参加奥运会。在最近五届奥运会上,英国运动员共获得 237 枚奖牌,其中 80% 以上的奖牌运动员得到过英国体育学院的科技支持与医疗保障。

  1.3 日本奥运备战模式

  日本文部科学省体育局主管全国竞技体育工作,投资建设国家运动训练机构。日本奥委会具体负责运动员选材、训练等奥运会备战和参赛工作。

  日本在 1964 年东京奥运会获得奖牌榜第三。进入 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奥运成绩持续下降,引起日本国民不满。为此,日本政府开始调整竞技体育发展策略。2001 年文部科学省颁布《奥运奖牌数倍增计划》;2013 年日本奥委会提出奥运会金牌第三、28 个运动项目全部进入前8名的 2020年奥运会目标,并制定了一系列奥运备战、参赛计划,奥运会成绩开始回升。

  2000 年以后,日本政府共投资 6.2 亿美元建立了两个国家级运动训练机构,专门用于日本运动员备战奥运会。一是日本体育科学研究院(Japan Institute of Sports Science, JISS),二是国家训练中心(National Training Center, NTC)。

  2001 年建成的 JISS, 下设运动科学部、 运动医学部、体育信息等研究中心,配有国际上最先进、实用的仪器设备,约有 150 名研究人员。JISS 同时拥有田径、游泳、体操、柔道、射击、举重等设备优良的专项训练场馆。

  笔者曾先后 2 次考察 JISS,并在 2003 至2014 年的 12 年间,主持或共同主持历年的中日韩三国体育科研机构研讨会,对于 JISS 有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JISS 的工作紧密围绕运动员奥运备战需要,着力解决运动训练和参赛的关键问题,直接为运动训练和奥运比赛服务,日本著名的游泳奥运冠军北岛康介就在 JISS 训练。与其说JISS 是一个研究机构,不如说 JISS 是一个科研设备精良、研究人才济济的运动训练中心。2007 年建成的 NTC,紧邻 JISS,拥有篮球、排球、手球、羽毛球、乒乓球和室外 400 米跑道等训练场馆,2008 年北京奥运会备战周期投入使用。两个训练机构携手对日本奥运选手全面实施科学训练计划,提高运动员竞技水平,确保日本运动员以最佳竞技状态参加奥运会。

  日本备战奥运会的经费主要来自政府、体育振兴基金和体育彩票。政府经费主要用于建立JISS、NTC,资助优秀运动员强化训练、参加国际赛事等;体育振兴基金用于加强日本体育综合实力建设,提高优秀运动员竞技水平,也用于资助各类竞技体育赛事;体育彩票部分经费可用于选拔和培养有潜力的高水平竞技运动员。

  2 2020 东京奥运会奖牌榜形势分析

  奥运会奖牌榜排序,不仅依据各国运动员的夺金、夺牌实力,而且取决于奥运强国之间的相互竞争与博弈。从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以后世界竞技体育的发展格局分析,如果不出意外,2020 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榜前三名将在中国、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中产生,四个奥运强国运动员的夺牌实力与竞争,将直接影响东京奥运会奖牌榜走势和排序。

  2.1 美国

  美国一直是奥运会金牌和奖牌大户。在 1896年首届奥运会以来举办的 31 届夏季奥运会中,美国参加了 30 届,16 次获得奖牌榜第一,9 次第二,2 次第三;获得金牌 1020 枚,奖牌 2537 枚,平均每届奥运会获金牌约 34 枚,奖牌 85 枚。特别是在最近五届奥运会上,美国 4 次获得金牌总数第一,5 次包揽奖牌总数第一,平均每届奥运会获得金牌 40 枚,奖牌 107 枚。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上,美国获得 46 枚金牌、104 枚奖牌,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获得 46 枚金牌、121 枚奖牌,奥运成绩可见一斑。

  美国的优势运动项目成绩突出,田径、游泳是美国重点夺金、夺牌项目,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美国田径、游泳运动员共夺得 29 枚金牌。目前美国田径、游泳运动项目仍然优势明显,成绩稳定,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上获得 30 枚左右的金牌应无悬念。美国传统优势项目,如篮球、排球、体操、拳击、击剑、女子水球等均具备夺金实力。可以预测,美国在东京奥运会上将获得40 枚以上的金牌和 100 枚以上的奖牌。同时,美国的夺金、夺牌项目与中、英、日等国家重复不多,竞争与博弈的变数不大,如无特殊情况,美国将排在 2020 东京奥运会奖牌榜的首位。

  2.2 英国

  英国以往在奥运会上的成绩并不突出,即使是在 1948 年伦敦奥运会上,英国也仅以 3 金、14银、6 铜的成绩排在奖牌榜第 12 位。 以 后, 英国的奥运会奖牌榜基本徘徊在第 10 名左右。在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英国奖牌榜跌至第36 位。英国奥运成绩转折点出现在 21 世纪,在2000 年悉尼奥运会上,英国跻身奖牌榜前十名。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上,英国一跃成为奖牌榜第四。2012 年伦敦奥运会上,英国排名金牌榜第三。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英国夺牌势头不减,最终以 67 枚奖牌(27 金、23 银、17 铜)的成绩超过中国,列金牌榜第二,创造了奥运会东道主在次届奥运会上奖牌总数继续增加的纪录。

  英国的优势运动项目主要是自行车和赛艇。英国自行车运动员曾经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上独揽 8 枚金牌、4 枚银牌、2 枚铜牌。自 1984 年以来,英国赛艇运动员每届奥运会上至少获得一枚金牌。帆船、田径、跳水、体操、跆拳道等在历届奥运会上均有突出表现,在 2020 东京奥运会上均有夺金实力。从竞技体育相互竞争与制约角度分析,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除了从我国优势项目——跳水中抢得一枚金牌外,英国的夺金、夺牌项目与我们重复不多,但客观地看,伦敦奥运会上的 29 枚金牌数和里约奥运会上的 67 枚奖牌应该是英国奥运会最好成绩,他们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 30 枚以上金牌、金牌榜继续排在第二的可能性不大。

  2.3 日本

  日本奥运会成绩在二战之前就达到较高水平。在第 10 届奥运会上,日本列奖牌榜第五;1964年,日本利用东道主优势,列第 18 届奥运会奖牌榜第三;进入 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奥运会成绩下滑。2000 年以后,日本政府重新重视竞技体育,奥运会成绩开始回升,在 2004 年雅典奥运会上,日本列奖牌榜第五;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日本以 12 枚金牌、8 枚银牌、21 枚铜牌的成绩列奖牌榜第六。对于在本土举行的 2020 年奥运会,日本奥委会确定了 30 枚金牌、金牌榜第三的目标。

  日本的优势项目为柔道、体操、游泳、摔跤等,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日本运动员在上述四个项目中共获得 11 枚金牌,占金牌总数的 90%以上,构成了日本奥运会重点夺金项目群。近两年来,日本羽毛球、乒乓球运动成绩快速提高,已具备与中国运动员抗衡的实力,羽毛球夺金势头不可小觑。日本在田径、游泳、跆拳道、花样游泳、举重、女足等项目上也具备夺取金牌实力。

  日本利用东道主优势,在2020年奥运会上增设了棒垒球、空手道、攀岩、冲浪和滑板等5个项目的18枚金牌,日本运动员这些项目上均具备夺牌实力。因此,日本2020本土奥运会上获得30枚以上金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从竞技体育博弈和相互制约角度,乒乓球、羽毛球、游泳、柔道、摔跤等均是中日两国运动员的夺金项目,中日运动员在这些项目的竞争得失将不仅关系到两国运动员的金牌、奖牌数量,而且会直接影响2020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榜排序。

  3 中国运动员 2020 奥运会奖牌榜分析与备战对策

  3.1 奥运会奖牌榜分析

  中国运动员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一举夺得15枚金牌,列奖牌榜第四。在历届奥运会上,我国运动员曾在 23个项目上共获得 227枚金牌,特别是在最近五届奥运会上,我国运动员获得1次金牌榜第一,2次奖牌榜第二,2 次奖牌榜第三,一直稳居奥运会奖牌榜前三名。

  我国的优势运动项目为跳水、举重、乒乓球和体操。在以往奥运会上,我国运动员在这四个项目中, 共获得128枚金牌, 占金牌总数的56.4%。在历届奥运会上,我国运动员在射击(22枚金牌)、 羽毛球(18枚金牌 )、 游 泳(13枚金牌)、柔道(8枚金牌)、田径(8枚金牌)和跆拳道(7枚金牌)等项目上,竞技水平较高,均有突出表现,是竞争奥运会金牌、奖牌的重点项目。

  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国的夺金优势项目为跳水、乒乓球、举重等,其次是射击、羽毛球、游泳、田径、水上(赛艇、皮划艇、帆船)、跆拳道、女子排球等。中日优势运动项目的金牌争夺将决定两国运动员奖牌榜走势。中国队的跳水、日本队的柔道是各自夺金王牌队伍,将成为东京奥运会上两国运动员的金牌大户;乒乓球、羽毛球是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近来日本队也具备夺金实力,将构成两国运动员的博弈焦点;中国举重、射击项目几乎每届奥运会都有金牌入账,竞技运动水平高于日本;日本运动员体操实力不俗,特别是男子体操运动员争金夺银应为意料之中;中日游泳、跆拳道、摔跤运动水平势均力敌,女子排球、女子足球、田径、水上、击剑、蹦床等项目各具特色,都具备夺金、夺牌实力。如果中国运动员在跳水、乒乓球、举重等项目上继续保持优势,在羽毛球、游泳等项目上战胜日本运动员,在柔道、体操等日本优势项目中多争取金牌和奖牌,中国队将会超过英、日两国,取得参加境外奥运会奖牌榜最好成绩。

  3.2 备战对策

  3.2.1 突出重点,保障优势运动项目和队员

  在备战奥运会过程中,要突出重点,客观分析我国运动员的竞技运动水平,确定我国2020东京奥运会的优势、潜优势运动项目,研究主要对手信息,尽快组成奥运集训队伍,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给予全方位支持与保障。事实上,各奥运强国都有各自的优势运动项目和重点支持计划,如前所述,美国的优势运动项目为田径、游泳,美国在奥运会的优势项目并不多,在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美国获奖牌项目20个,比我国少5项;英国的优势运动项目是自行车和赛艇,这两个运动项目一直得到英国奥委会的重点经费投入和科技保障,持续保持世界顶尖竞技运动水平;日本则根据运动员在奥运会和世界大赛的成绩划分资助等级,强化运动员训练资助和参赛资助。

  我国备战 2020奥运会的重点项目已经确定,在此基础上,应根据现在奥运备战队伍中运动员的竞技能力、心理、伤病状况和主要竞争对手,建立各运动项目奥运顶尖选手选拔体系,明确重点队员,给予全方位支持。

  3.2.2 合理安排训练周期,确保运动员2020奥运会最佳竞技状态

  现在距离2020东京奥运会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运动员备战要以奥运会为目标,制定、细化2020奥运会备战计划,安排好运动员的年度训练方案、赛季训练方案、特别是做好2020奥运会前仅有的两次冬训,全面提高优秀运动员的竞技能力。

  各运动项目要以奥运会比赛时间为目标,根据不同运动员的个性特征,统筹安排训练周期,力争将个人最好成绩、赛季最好成绩和年度最好成绩均集中表现在奥运会赛场。在2020东京奥运会上,以最佳竞技状态,创造奥运会最佳运动成绩。

  3.2.3 充分发挥体育科技支撑作用

  科学技术在运动员创造优异成绩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讲,各国运动员在竞技运动场的较量,实际就是科技的较量,可以说体育科技在当今奥运赛场上无处不在,科技支撑保障可以增加夺取奥运金牌概率。奥运会科技支撑保障是一个综合系统,通过科技支撑保障系统增加奥运金牌概率,需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3.2.3.1 强化科技助力奥运金牌意识

  一是提高教练员、运动员体育科技意识,积极接受先进的科技训练方法和监控手段,支持体育科研人员做好综合科技服务工作;二是提高科研人员服务运动训练实践意识,在临近奥运会的科技工作中,深入运动训练实践一线,重点解决备战奥运会的训练与参赛关键问题。

  3.2.3.2 做好运动员日常训练监控工作

  我国已初步建立奥运会综合科研攻关与科技服务模式,拥有高水平体育科技人才和先进的体育仪器设备,并在备战奥运会实践中得到验证。目前,需要认真总结我们在运动生理生化领域的体能训练监控、运动生物力学领域的运动技术监控、运动心理学领域的心理调控等方面的经验,将成功的综合运动训练监控手段用于新的奥运周期,做好运动员日常训练监控工作,并有所创新、有所发展。

  运动员视频图像分析已广泛地应用于优秀运动员技术分析,根据不同运动员的身体特点,分析不同运动员的技术特点,并为运动员个性化训练提供科学依据,是现代竞技体育科技服务的发展趋势。如短跑运动员的运动成绩取决于跑时步长与步频的关系,身材高,则步幅大,身材矮,则步频快。世界短跑巨星博尔特,身高196厘米,远高于优秀短跑运动员的平均身高,研究人员通过视频图像分析发现,博尔特途中跑最快阶段的步长可达277厘米,而他的步频也是相当的快,可达 4.49步/ 秒。依据博尔特先天的短跑天赋、科学的训练监控,实施适合个性特征的训练计划,形成了他独有的技术特征,成功地造就了这位超级短跑巨星。

  3.2.3.3 引入最新技术用于奥运科技备战

  现代科学技术快速发展,许多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已开始应用于竞技运动训练和奥运备战。如运动可穿戴设备可以采集运动员训练过程的心率、血压、体温、步长、步频等人体生理、生物力学等指标;GPS 系统已广泛地应用田径、游泳等个人运动项目和集体运动项目,通过采集运动距离、运动速度,计算运动员的训练负荷。如通过 GPS 获得游泳运动员起跳入水和转身时的速度与加速度,也可以将相关设备放置在赛艇、自行车蹬踏板、杠铃上,以获得运动员训练、比赛时的数据;博尔特早已将电刺激作为辅助力量训练用于日常训练;视觉反馈训练设备用于拳击运动员反应训练等。这些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我们应当根据不同项目运动训练特点,尽快将这些新技术用于我们的日常训练,以不断提高优秀运动员的竞技水平。

  3.2.3.4 降低运动员伤病风险应贯穿于整个奥运备战周期

  奥运选手的运动伤病不仅仅是队医的责任,而是需要教练员、队医、医疗专家、体能训练与康复师的共同努力,在整个奥运会备战周期,合理安排运动负荷,减少运动员伤病风险。运动员日常训练出现的伤病要及时诊治,并尽快恢复,避免运动员在奥运会比赛期间出现伤病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运动员出现伤病后,时常出现由于担心兴奋剂检测而不正常服药的情况,延误运动员治疗过程,影响运动员的正常训练。因此,要普及运动员治疗性药物豁免(TUE)知识,关注运动员健康,保证运动员训练。

  3.2.4 做好信息研究服务工作

  奥运备战信息服务是多方面的,包括主要对手、训练方法、运动装备、比赛规则等。如,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乒乓球团体铜牌得主伊藤美诚奥运会前在 NTC 进行封闭训练,与教练员、科研人员反复观看对手比赛录像,分析球速与旋转特征,找出对手缺陷,并根据伊藤美诚的身体与技术特点,提出加强力量训练、控制饮食和体重的综合性措施,取得了预期效果。再如,竞赛规则的快速变化要求我们要尽早解读规则,超前做出预判和准备。因此,我们的奥运备战团队要分工明确,及时收集、采集备战信息,尽快分析、整理、研究相关信息,向教练员、运动员反馈,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本文刊载于《体育文化导刊》2018年第10期)

责任编辑: 王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