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奥林匹克新闻 -> 正文

国际大体联主席:乐见北京申冬奥"创造历史"

2015-02-05 08:56

  新华社西班牙格拉纳达2月4日体育专电 (记者张寒 顾涓)第27届大学生冬季运动会(西班牙赛区)于格拉纳达开幕前,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主席克劳德·加利安4日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3家中国媒体的联合专访,对北京和阿拉木图申办2022年冬奥会表达了祝愿。

  “我们始终致力于和国际奥委会及奥林匹克运动保持最佳的联系与合作,无论北京还是阿拉木图获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大体联都会从中获益。”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这位狡黠的法国人小心地绕开了对两座申奥城市做直接评价,避重就轻地聊起二者申办冬奥会之于国际大体联的重要意义。

  “如果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能赢得这次申办,意味着2017年即将在那里举行的第28届大冬会,将成为他们最好的实战演练,”他说,“而如果他们失败,那就将是北京创造历史的时刻。我们曾于2001年在北京举行夏季大运会,2009年的哈尔滨大冬会和2011年的深圳大运会我也都亲身经历,如果冬奥会回到北京,那一定会是无与伦比的一次盛会。”

  2011年深圳大运会期间,加利安以第一副主席身份击败时任主席基里安,当选新一届大体联主席。然而他上任后的连续两届大冬会都在为前任的选择收拾烂摊子,先是原定于2013年初承办第26届大冬会的斯洛文尼亚马里博尔市突然于前一年宣布放弃,意大利的特伦蒂诺紧急接手,赛会也被迫推迟至当年12月举行;紧接着格拉纳达有限的自然条件又令加利安头疼了一阵子,最终引进所谓“灵活办大运”的概念,将跳台滑雪、越野滑雪、北欧两项、冬季两项的比赛放在斯洛伐克举行,而他委婉地称之为“最有创意的大冬会”。

  “大体联的目标人群非常明确,就是大学生;我们的规模也远不及奥运会,灵活性因此相对较高;另外,我们也没有像国际奥委会那样遇到顶级赞助商撤出这样的困难,”他说,“灵活,外加聪明的选择,我们一次次化险为夷。”

  “灵活”,也正是新华社记者提起国际奥委会改革时,加利安就国际大体联的未来方向给出的回答。“作为国际奥委会的一员,大体联认真思考着摩纳哥全会上通过的40条改革方案将为奥林匹克运动带来的改变与考验,”他说,“而我们也将在国际奥委会改革的启发下继续前行。斯洛伐克赛区的成功告诉我们,这次的灵活方案盘活了一届大冬会。”

  这是否意味着他个人对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开放联合申办持支持态度?加利安给出了保守的回答:“每一届大运会都是一份独一无二的案例,这一点诉诸奥运也是一样。”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选择格拉纳达虽然冒险但未尝不明智。他说:“不知你是否意识到,大冬会来到南欧是何等的难得,这固然与格拉纳达的先天优势有关,温暖湿润却同时拥有高山和降雪,但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抱有发展冰雪运动的愿望。”

  “我想这会是你们北京及其周边地区的人们很感兴趣的一点,”他说,“一届大型综合性运动会能为当地带来的不仅仅在于体育层面,它还会促进旅游、就业、教育及国际交流。”

  作为首个在两个国家举办的大冬会,共吸引5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2400名大学生运动员参赛的本届大冬会于2月1日结束了斯洛伐克什特尔布斯凯普莱索赛区4个雪上项目的争夺,冰上项目及单板滑雪、高山滑雪、自由式滑雪等雪上项目的比赛2月4日至14日在西班牙格拉纳达进行。中国派出了规模约200人的代表团,以教育部副部长郝平为团长,来自8所高校的96名运动员中将有86人在西班牙赛区参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