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奥林匹克新闻 -> 正文

中国女垒不敌澳大利亚 遗憾无缘东京奥运

  2020年东京奥运会垒球项目亚洲/大洋洲资格赛日前在上海崇明体育训练基地结束了争夺。中国女子垒球队在超级循环赛最后一场较量中以3比9不敌澳大利亚,无缘东京奥运,队员们泪洒赛场,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2020年垒球项目重返奥运会,参赛队伍数量缩减至6支,是参赛球队最少的集体球类项目。由于此前东道主日本队、2018年世锦赛冠军美国队、南北美洲资格赛前两名加拿大队和墨西哥队,以及欧洲非洲资格赛冠军意大利队已经获得参赛名额,资格赛揭幕前仅剩下一张入场券。

  本次资格赛也是历史上首次安排亚洲和大洋洲球队争夺一个参赛名额,不再设落选赛。6支亚洲队伍和2支大洋洲队伍分为两个组别,中国队与新西兰队、菲律宾队、韩国队处于A组,澳大利亚队、中国台北队、中国香港队和印度尼西亚队分在B组。

  按照晋级规则,8支队伍先进行分组循环赛,每组前两名进入超级循环赛。分组循环时已对阵的球队成绩将带入超级循环赛,超级循环赛胜场多者排名靠前,最终获得冠军的队伍锁定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个参赛资格。

  名额的限定和赛制的改变,使得此次奥运资格赛席位争夺十分激烈,各参赛球队也执行了更加严格的备战——召回了海外球员、延长了集训周期。

  对于中国女垒而言,既有传统的优势也有自己的风格特点。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资格赛,自2017年起中国垒球协会提出并实施了“与狼共舞”计划,派队征战美国垒球职业联赛。

  中国垒球协会主席杨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去美国参赛对中国女垒的提高是全方位的。对垒球文化的理解、比赛的解读、理念和技战术都有明显提升,特别是年轻球员在成长中能接受到高水平挑战和比较先进的文化理念,比赛中我们也看到了年轻球员的成长。”

  资格赛开打前,主教练迈尔斯和队员刘一宁都表示,一直在为此做充分准备。“期待这个比赛很久了,对分组情况和晋级形势感到很乐观。最大的对手是自己,我们的目标简单明确,发挥出正常训练水平就可以。”

  小组赛里,中国女垒先后战胜新西兰、菲律宾、韩国,以三战全胜战绩晋级第二阶段的超级循环赛。但比赛时常充满变数,尤其是面对此前在2019年女垒美国杯中击败过的老对手中国台北队,中国女垒连续出现失误遭遇逆转,失去了争冠的主动权。背水一战对阵澳大利亚,中国女垒攻防两端表现欠佳,目送对手锁定最后一个奥运席位。

  中国女垒每一名队员的梦想是站上奥运会舞台,无缘东京让姑娘们泪如雨下,心有不甘。纵观整个资格赛,中国队的表现有目共睹,新老队员们在场上拼尽了全力,多次上演精彩时刻,展现出了良好的精神面貌,年轻选手也积累了宝贵的大赛经验。

  犹如中国女垒主教练迈尔斯赛后所言:“队伍中有很多年轻的队员出现,去年我们战胜了所有亚洲的对手,我们拥有非常有希望、有潜力的队员,这一点是令人欣慰的。”

  然而,竞技体育是残酷的,需要厚积薄发。垒球项目2008年之后连续缺席了两届奥运会,期间中国垒球的发展出现断层,后备人才青黄不接。得益于“与狼共舞”计划,中国垒球运动才逐渐回到正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进步显著,世界排名稳步提高。

  如今,除了竞技专业层面的创新举措,中国垒球协会还在青少年体育中加大力度推进软式垒球进校园,在社会体育中发展慢投垒球,并举办贯穿全年的中国慢投垒球企业联赛等,加快普及推广垒球运动,夯实人才基础。

  中国垒球的发展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有着光明未来。只要瞄准目标,坚定不移地前进,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得银牌的那段辉煌历史,终有一日会重现。(周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