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报道 -> 正文

全运吹响新增项目备战东京奥运的集结号

  编者按:国际奥委会日前通过决议,确定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除了攀岩、空手道、滑板、冲浪以及重回奥运会的棒垒球项目外,还有包括乒乓球混合双打、游泳4×100米混合接力、田径4×400米混合接力、铁人三项混合团体接力等在内的9个男女混合项目。此外,拳击、皮划艇、赛艇等部分小项由男子改为女子,增加了三人篮球、男子和女子击剑项目团体赛、场地自行车男子和女子麦迪逊赛、男子800米自由泳和女子1500米自由泳等项目。

  根据东京奥运会设项的变化,本届全运会在项目设置上也做出相应调整,大部分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都出现在本届全运会上。可以说,本届全运会是这些奥运新增项目的一次集中展示,也吹响了新增项目备战东京奥运会的集结号。

  新增混合项目

  提高观赏性 增加冲金点

  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新增9个男女混合项目,大幅度提高了男女混合项目的数量,同时也增加了比赛的竞争性和观赏性。顺应东京奥运会设项的变化,本届全运会也做出相应调整,增设了其中绝大部分的混合项目。这些项目在全运会上的出现,让很多队伍增加了新的夺金点,队员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参赛感觉,观众也找到了新的观赛热情。

  游泳项目上,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必然是中国队具备奖牌竞争力的项目。布达佩斯世锦赛上男子仰泳徐嘉余、男子蛙泳闫子贝、女子蝶泳张雨霏和女子自由泳朱梦惠联手获得并列第三名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次全运会该项目的竞争更是达到了白热化,虽然在此前进行的其他接力项目上,最后进入决赛的大多数是跨单位联合组队,但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的8支决赛队伍都是由各单位单独组队,足见各队在该项目上都是人才济济。最终冠军浙江队和亚军湖北队都游出了足以跻身今年世锦赛决赛前七名的好成绩。

  田径4×400米混合接力已经在今年4月的世界田径接力赛上设项,但对于中国来说,400米项目还是一个短板,男女400米的全国纪录与世界高水平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不过4×400米混合接力与个人项目不同,除了讲究个人实力之外,更讲究男女之间的实力均衡以及配合的默契。中国田径协会进行了深入分析,探讨如何科学合理地组队,并在训练和比赛中抓好,争取在东京奥运会上有所建树。

  由于全运会跨单位组合政策的实施,乒乓球混双项目竞争更加激烈,但最终登上全运最高领奖台的是同样来自黑龙江的于子洋/王曼昱。对于乒乓球混双项目而言,能够选择单打实力强的选手组成混双固然很好,但“1+1”未必都大于2,还应该考虑两人的技术特点、融合状态甚至性格互补程度等。对于东京奥运会中国乒乓球混双项目备战来说,应该谋划在前、布局在前。

  铁人三项混合团体接力项目,按照奥运规则,每支参赛队由4名选手组成,按照女、男、女、男的顺序出发,每一棒队员完成一个游泳300米、自行车8公里和跑步2公里的“迷你铁三”。这样的赛制增加了比赛的挑战性,也让比赛更具观赏性和趣味性,最终整体实力强大的解放军队获得了首枚全运会铁人三项混合团体接力比赛的金牌。不过中国铁人三项在世界上竞争力不足,面对东京奥运会,混合接力项目的首要目标是力争拿到奥运会入场券。

  东京奥运会上,射击项目将减少男子50米手枪、男子50米步枪卧射和男子飞碟双多向3个项目,增设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10米气手枪混合团体以及飞碟多向混合团体。本届全运会上,3个新设项目全部亮相。射击项目以往都是单兵作战,混合团体的加入让比赛变得更有看点。客观来说,射击项目的变化对中国来说比较有利,气步枪、气手枪都是中国队的传统强项,而男子50米手枪和男子50米卧射整体水平相对较弱。在多向飞碟上,尽管中国队之前没有太过出色的成绩,但男女配合无疑带来了冲击奥运奖牌的新机会。

  射箭项目上,山东队的王大鹏、孟凡旭拿到了全运会首枚混合团体赛金牌,王大鹏更是拿到了射箭项目的3枚金牌,展现出强大的个人实力。里约奥运会上,王大鹏、孟凡旭在个人赛中都表现不佳,面对东京奥运会,孟凡旭表示希望和王大鹏在混合项目上继续搭档,全力冲击这枚新增的奥运奖牌。(中国体育报记者 扈建华 葛会忠 刘小龙 林 剑)

  滑 板

  六支集训队组建完成

  作为东京奥运会新增设的项目,滑板也在本届全运会赛场上登台亮相,街式和碗池项目集聚了中国滑板界的各路高手和元老级人物,如北京滑板界名人席斌、人气选手杨柳青、“中国滑板第一人”车霖等,他们都为滑板能进入东京奥运会而欢欣鼓舞,亦想有机会能站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

  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已经启动了滑板项目的跨界跨项选材工作,组建国家集训队。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业务一部主任黄强表示,本次全运会滑板比赛也是在为东京奥运会选拔国家集训队的“苗子”,优秀选手有望参加东京奥运会。黄强说:“目前已有6支滑板国家集训队,都是从相似专业寻找的跨界跨项选手,有蹦床、技巧、杂技、体操等。”

  为了更好地开展滑板项目,目前国内多个城市都修建了更科学、更专业、更适合提高水平和群众参与的滑板场地,同时将以组建的6支国家集训队为核心,发展所在地区的滑板项目。

  黄强介绍,目前集训队拥有6位来自于不同国籍、不同风格的外籍教练,这些教练与中方教练中西合璧,成为强大的教练资源。目前被选拔的27名选手按照梯队已全部到位,对运动员进行集中封闭训练。在短短数周集训后,第一梯队运动员已经可以顺利完成基本碗池动作,第二梯队运动员虽然训练时间较短,但已熟练掌握滑行及绕障动作。(中国体育报记者 李金霞)

  全运会促进普及提高

  攀 岩

  入奥的攀岩项目幸运地加入到了本届全运会大家庭。

  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攀岩决赛于8月7日至10日在重庆举行,在这场汇聚了专业、俱乐部、业余、群众、大学生、跨界跨项选材选手等层次众多选手的比赛中,我们不仅欣喜地看到中国竞技攀岩水平的提升,更借入奥、入全运会的东风,在社会上掀起了攀岩热潮,这恐怕是中国攀岩人、中国体育从业者最乐于看到的局面。

  深受青少年喜爱的攀岩运动在我国起步较晚,整体水平落后于欧美国家。竞技攀岩分为速度赛、难度赛、攀石赛,后两项基本是欧洲选手的天下,我国处于中游水平。速度赛方面,我国选手曾经有过不少好成绩,但俄罗斯和东欧一些国家的选手同样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本届全运会上,世界冠军钟齐鑫由于代表单位与户籍不符,最终只计算成绩不计算名次,他也未能摘得金牌,湖北选手梁荣琪表现更佳。女子方面,同样是湖北选手牛迪笑到了最后,他们的优异表现也让中国攀岩厚度增加,未来值得期待。

  业余选手方面,以“海选”形式晋级的爱好者显然无法与专业选手相比,但大量人才涌入攀岩项目,不满14周岁的张悦彤一人摘得两金,呈现了良好的潜力。跨界跨项政策的出台与试点同样让人们眼前一亮,尽管这些从其他项目转项来的选手进入攀岩项目仅仅两三个月,表现尚显稚嫩,但进步幅度非常可喜。地基增厚,未来选材也会更为宽广。

  当然,攀岩在东京奥运会上会设置什么项目目前还不得而知。据专业人士猜测,很有可能设置一个囊括了速度赛、难度赛、攀石赛的个人全能项目,男女各一枚金牌。如果猜测准确,那么各个国家也将重新洗牌。(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向娜)

  新增小项

  游泳值得期待

  三人篮球广受关注

  东京奥运会上,不少项目都在各自的小项上进行了调整,对于中国军团来说,在调整后的项目中既有男子800米自由泳这样新的冲金点,也有三人篮球这样有广泛受众的项目,更增加了多项女子项目,让更多巾帼英雄有机会站在奥运舞台之上。

  游泳新增项目中男子800米自由泳由于孙杨的存在而备受期待。本届全运会上,孙杨在大量兼项的情况下,仍然比较轻松地赢得了男子800米自由泳冠军。不过在东京奥运会上,问题的关键应该不在孙杨,而是其他中国小将能否及时冒尖助孙杨一臂之力。孙杨擅长的都是中长距离自由泳,从200米、400米、800米和1500米都具备争金的实力,但是孙杨毕竟不再年轻。

  女子1500米自由泳因为河北小将李冰洁的异军突起同样值得期待。这次全运会上,李冰洁不仅收获了该项目冠军,还以15分52.87秒刷新了亚洲纪录,她的这个成绩已经可以跻身布达佩斯世锦赛的前三名。获得亚军的是另一位河北小将张可。虽然从目前来看李冰洁和张可都还不具备挑战美国天才选手莱德基的能力,但这两位分别只有15和16岁的小将拥有比对手更大的成长空间,完全有可能在东京奥运会上冲击奖牌。

  三人篮球项目,从本届全运会比赛过程来看,专业球员和业余球员之间并没有太大差距,男女青年组夺冠的广东东莞麻涌队和西安市体校一队都是业余球员,广东派出的8支队伍中有7支进入前八名,3支进入前四名,其中6支球队的队员都由民间选手组成。东京奥运会上,三人篮球的竞争格局相对开放,中国篮协未来在组建国家队时也不会拘泥于专业球员,而是会广泛吸收能力较强的业余选手。只要能更好地把握项目制胜规律,中国三人篮球有望冲击奥运奖牌。

  拳击项目中,东京奥运会增设女子54-57公斤、64-69公斤两个级别,本届全运会也随之设项,这两个级别的冠军分别是河北名将尹军花和陕西选手谷红。实际上,这两个级别在国内其他女子拳击比赛中早已有之,例如今年的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就包含这两个级别。东京奥运会增项之后,也给了更多女子选手参赛的机会,例如尹军花此次参加57公斤级别,另一位原本和她同为60公斤级的小将杨文露在60公斤级夺冠,也为这两个级别备战东京奥运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东京奥运会项目调整中,水上项目并没有增加金牌,但是变动不小,其中对中国队影响最大的就是皮划艇项目。根据调整,静水项目增设了女子200米单人划艇和女子500米双人划艇,去掉男子200米单人划艇和200米双人皮艇项目,激流项目也增设了女子单人划艇项目。赛艇项目由男子轻量级四人单桨替换成了女子四人单桨。中国队在新增的两个女子划艇项目上具备一定的实力,从本届全运会来看,福建、江西等队在这两个项目上展现了不错的状态。利用好备战东京奥运会的3年时间,这两个新增的女子划艇项目有望成为中国皮划艇新的奖牌冲击点。

  场地自行车麦迪逊赛也是首次在全运会设项,上海队秦晨路与薛赛飞夺得男子冠军,女子比赛中,香港队逄瑤和杨倩玉收获金牌,开展麦迪逊赛时间较早,经验比较丰富是香港组合夺得全运会冠军的关键。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选手在麦迪逊赛上与世界高水平差距较大。(中国体育报记者 扈建华 葛会忠 苏 畅 刘小龙)

  空手道

  全运后立即组建国家队

  8月26日,本届全运会空手道比赛在河南洛阳赛区结束。得益于进入东京奥运会,空手道项目也出现在本届全运会上。国家体育总局拳跆中心副主任、中国空手道协会主席管健民表示,全运会后将尽快重组新一届国家空手道队以备战奥运会。

  空手道起源于中国,原名“唐手”,我国选手曾在国际赛场上拿过世锦赛和亚运会等比赛的冠军。但近年来国内空手道人才短缺,练习者以青少年居多,专业运动员多是从其他项目转项而来。

  以本届全运会空手道项目为例,女子个人组手61公斤级冠军尹笑言在接触空手道前是一名排球选手。女子个人组手55公斤级冠军魏宇纯年仅16岁,曾经是一名跆拳道选手,练习空手道不足两年。

  由于开展空手道项目的省市有限,本届全运会上,“一项一省一人”方案被“个人名义”方案替代,后者规避了运动员所代表的省市,但能带来足够的选手数量,这显然更有利于为中国空手道选拔人才。

  空手道项目进入奥运会,只是中国空手道走出低迷期的第一步,管健民表示,本届全运会结束后将立即着手组建空手道国家队,并将落地北京体育大学国家队训练基地。管健民介绍,组建新一届国家空手道队最重要的是选拔人才,选拔范围将不限于全运会上的选手。此外,为推动空手道项目的发展,中国空手道协会已经将空手道项目的改革提上日程。(宁叶涵)

  棒垒球

  再战奥运困难重重

  东京奥运会上,棒垒球将在时隔12年之后再次回到奥运大家庭,这对于多年来在困境中坚持拼搏的中国棒垒球运动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棒垒球项目暂时离开了奥运会的舞台,因为这一原因,中国的棒垒球运动也受到很大打击,甚至一度出现离开全运会的可能。最后通过多方努力,棒垒继续留在全运会,也给未来的发展留下了火种。

  如此被动之下,中国棒垒球选择了普及青训。利用市场的力量,棒垒球事业在低谷中找到了校园、民间俱乐部以及社会培训机构等诸多发展空间,这也成为了中国棒垒球重新起步的基础。

  东京奥运会上,日本作为东道主将直接入围。从亚洲范围看,中国棒球实力不算很强,进入东京奥运需要更多努力,韩国、中国台北等队实力都很强大。而中国女垒曾经有过世界亚军的辉煌,但人员储备较差,经过两个奥运周期缺席的打击,想要短期内东山再起的可能不大。但是通过本届全运会,我们看到国内多支地方队重新组队参赛,除了天津、上海、江苏、广东等传统省份之外,更多省市组队参赛,爆冷场次不少,传统强队独大的格局有望被打破。不过即便如此,面对东京奥运会,中国棒垒球还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中国体育报记者 杨天婴)

相关新闻